生活,是很好玩的

生活,是很好玩的

汪曾祺

汪曾祺先生的话

兴趣单调一点也不要紧,关键要深爱。『#』

口味单调一点、耳音差一点,也还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对生活的兴趣要广一点。

闹市闲民

读来很悠闲的感觉。不知是否是这种错落有致的短句营造出来的效果。#

从攀谈中我大概知道了他的身世。他原来在一个中学当工友,早就退休了。他有家。有老伴。儿子在石景山钢铁厂当车间主任。孙子已经上初中了。老伴跟儿子。他不愿跟他们一起过,说是:“乱!”他愿意一个人。他的女儿出嫁了。外孙也大了。

嗯嗯,我家的南方人也确实会吃。是不是南方温暖的气候让人想忙碌起来。而北方的寒冷,让人缩手缩脚,懒得动,随便吃点喽?#

我告诉他是什么,他摇摇头:“没吃过。南方人会吃。”他是不会想到吃这样的东西的。

胡同文化

有节奏!#

有窝头,就知足了。大腌萝卜,就不错。小酱萝卜,那还有什么说的。臭豆腐滴几滴香油,可以待姑奶奶。

【很经典的一句话!】哈哈,经典#

穷忍着,富耐着,睡不着眯着’!”“睡不着眯着”这话实在太精彩了!

老年的爱憎

【人老不可怕,可怕的是心老。通达,是个褒义词。通达就是可以沟通,明事理的。思维不会僵化,愿意接受新事物的人才有可能通达。】

与之交谈,亦甚通达。

【哈哈,作者还是很自知的啊!可能跟性格有关吧,无论是说话还是写作的表述的方式也会受到影响吧。】

只是表面看来,写得比较平静,不那么激昂慷慨罢了。

踢毽子

看来我们小时候已经先进不少了。不知从哪里搞来的铅,放在小盖子里,再放到火上烧,差不多融化了,正中间插入一个塑料小管,用于插鸡毛。#

选两个小钱(制钱),大小厚薄相等,轻重合适,叠在一起,用布缝实,这便是毽子托。在毽托一面,缝一截鹅毛管,在鹅毛管中插入鸡毛,便是一只毽子。

北京人的遛鸟

鸟同人一样~#

鸟叫的音色是各色各样的。有的宽亮,有的窄高,有的鸟聪明,一学就会;有的笨,一辈子只能老实巴交地叫那么几声。有的鸟害羞,不肯轻易叫;有的鸟好胜,能不歇气地叫一个多小时!

真的是需要有耐心的人才能伺候得了。比养个娃还精细。#

鸟一般要吃拌了鸡蛋黄的棒子面或小米面,牛肉——把牛肉焙干,碾成细末。经常还要吃“活食”,——蚱蜢、蟋蟀、玉米虫。

录音压鸟

第一次听说,很厉害的样子。还能分饰多角?#

听说有一只画眉能学“麻雀争风”:

整篇文章,写得是养鸟,感觉像是养娃啊!从小就压力山大没有自由#

我不反对画眉学别的鸟或别的什么东西的声音(有的画眉能学旧日北京推水的独轮小车吱吱扭扭的声音;有一阵北京抓社会治安,不少画眉学会了警车的尖利的叫声,这种不上“谱”的叫声,谓之“脏口”,养画眉的会一把抓出来,把它摔死)。也许画眉天生就有学这些声音的习性。不过,我认为还是让画眉“自觉自愿”地学习,不要灌输,甚至强迫。我担心画眉忙着学这些声音,会把它自己本来的声音忘了。画眉本来的鸣声是很好听的。让画眉自由地唱它自己的歌吧!

。。。好严厉!!#

不少画眉学会了警车的尖利的叫声,这种不上“谱”的叫声,谓之“脏口”,养画眉的会一把抓出来,把它摔死)。

看画

神气!#

这个家伙写信不贴邮票,信封上的邮票是他自己画的。

我的家乡

沈从文的风格。#

这种紫色使人深深感动,我闻到一阵阵炊烟的香味,那是停泊在御码头一带的船上正在烧饭。 只听见一个女人高亮而悠长的声音:“二丫头……回家吃晚饭来……” 像我的老师沈从文先生常爱说的那样,这一切真是一个圣境。

罗汉

哈哈,正想说灵隐寺呢?且不说这五百个是哪里来的,光是五百个不重复的形态,也是让人心生佩服的!#

有些寺里在五百塑像前各竖了一个木牌,墨字某某某某尊者,也不知从哪里查考出来的。除了写牌子的老和尚,谁也弄不清此位是谁。有的寺里,比如杭州的灵隐寺竟把济公活佛也算在里头,这实在有点胡来了。

风景

很恐怖的样子#

有人告诉我,死了之后指甲头发都还能长

形象#

理发店的春联“走进来乌纱宰相,摇出去白面书生”,文雅一点的则是“不教白发催人老,更喜春风满面生”,说得切当。

人间草木

比喻贴切。想起小区里的一种植物,不知名的,也是红红的,礼花似的盛开着。孩子特别喜欢要。可以当小子弹。#

通红通红的,礼花似的,喷泉似的垂挂下来,一个珊瑚珠穿成的华盖,好看极了。

很形象!#

它起翅飞去,花穗才挣回原处,还得哆嗦两下。

北京的秋花

竟然还有绿色的花!别说是绿色菊花了!第一次听说。#

挪威的散文家别伦·别尔生说各种花里只有菊花有绿色的,也不尽然,牡丹、芍药、月季都有绿的,但像绿菊那样绿得像初新的嫩蚕豆那样,确乎是没有。

夏天

看到这里忽然想起了杨绛写得《我们仨》里面,钱钟书病了,一直在船上。杨绛和她的阿媛深一脚浅一脚地赶着路去看他。让人心生怜惜。#

秋葵也命薄。瓣淡黄,白心,心外有紫晕。风吹薄瓣,楚楚可怜。

连眼睛都是凉的!很赞#

西瓜以绳络悬之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咔嚓有声,凉气四溢,连眼睛都是凉的。

冬天

季节交替带来的幸福,是恒温地的人体会不到的!#

。夏布的帐子,晾在院子里,夏天离得远了。稻草装在一个布套里,粗布的,和床一般大。铺了稻草,暄腾腾的,暖和,而且有稻草的香味,使人有幸福感。

小时的生活历历在目啊!又想起了我可亲可爱的外婆了。总是在冬日的早晨给我们烘热棉裤。#

棉衣在炉子上烘过了,起来就不是很困难了。尤其是,棉鞋烘得热热的,穿进去真是舒服。

简直是回忆录。看着看着就不断想起小时候,想起外婆来~~#

脚炉里粗糠太实了,空气不够,火力渐微,就要用“拨火板”沿炉边挖两下,把粗糠拨松,火就旺了。脚炉暖人。脚不冷则周身不冷。焦糠的气味也很好闻。仿日本俳句,可以作一首诗:“冬天,脚炉焦糠的香。”手炉较脚炉小,大都是白铜的,讲究的是银质的。炉盖不是一个一个圆窟窿,大都是镂空的松竹梅花图案。手炉有极小的,中置炭墼(用炭末做成的块状燃料,多呈圆柱形),以纸媒头引着。一个炭墼能经一天冬天吃的菜,有乌青菜、冻豆腐。乌青菜塌棵,平贴地面,江南谓之“塌苦菜”,此菜味微苦。我的祖母在后园辟一小片地,种乌青菜,经霜

冻豆腐很好吃哎,,?^?,,#

冻豆腐

对的对的

豆腐冻后,不知道为什么是蜂窝状。

花园

小时常用细细的草吊虫子,忘记是吊什么了#

用草掏,手扒,水灌,嚯,蹦出来了。

蜡梅花

不知这是怎样的道理,是不是跟野花比较香一个道理呀。。#

我们要的是横斜旁出的几枝,这样的不蠢;

果园的收获

用心生活的人。感觉很细腻。#

我更喜欢国光,因为果肉脆,一口咬下去,嘎巴一声,而且耐保鲜,因为果皮厚,果汁不易蒸发。秋天收的国光,储存到过春节,从地窖里取出来,还是像新摘的一样。

草木虫鱼鸟兽

我们小时也这么叫#

“花大姐”

湘行二记

对的#

看来一篇文章最重要的是思想。有了独特的思想,才能调动想象,才能把在别处所得到的印象概括集中起来。

昆明的雨

好的牛肝菌还是蛮好吃的。#

最多,也最便宜的是牛肝菌。

这样啊?第一次听说#

炒牛肝菌须多放蒜,否则容易使人晕倒。

佩服作者的细致。对生活的观察入微。算是1/3云南人,只知道吃鸡枞和牛肝菌,对其他的一概不知。?#

鸡?是名贵的山珍,但并不真的贵得惊人。一盘红烧鸡?的价钱和一碗黄焖鸡不相上下,因为这东西在云南并不难得。有一个笑话:有人从昆明坐火车到呈贡,在车上看到地上有一棵鸡?,他跳下去把鸡?捡了,紧赶两步,还能爬上火车。这笑话用意在说明昆明到呈贡的火车之慢,但也说明鸡?随处可见。有一种菌子,中吃不中看,叫作干巴菌。乍一看那样子,真叫人怀疑:这种东西也能吃?!颜色深褐带绿,有点像一堆半干的牛粪或一个被踩破了的马蜂窝。里头还有许多草茎、松毛,乱七八糟!可是下点功夫,把草茎松毛择净,撕成蟹腿肉粗细的丝,和青辣椒同

有年在昆明去了个陈圆圆和吴三桂的景点。同样是景,作者写出来的就是美。而我脑海里记得只有当时嘈杂的人声。?
#
雨,有时是会引起人一点淡淡的乡愁的。李商隐的《夜雨寄北》是为许多久客的游子而写的。我有一天在积雨少住的早晨和德熙从联大新校舍到莲花池去。看了池里的满池清水,看了作比丘尼装的陈圆圆的石像(传说陈圆圆随吴三桂到云南后出家,暮年投莲花池而死),雨又下起来了。莲花池边有一条小街,有一个小酒店,我们走进去,要了一碟猪头肉,半市斤酒(装在上了绿釉的土磁杯里),坐了下来。雨下大了。酒店有几只鸡,都把脑袋反插在翅膀下面,一只脚着地,一动也不动地在檐下站着。酒店院子里有一架大木香花。昆明木香花很多。有的小河沿岸都

天山行色

丽江的一个蓝色的湖,也是蓝的不可思议。#

真蓝!我见过不少蓝色的水。“春水碧于蓝”的西湖,“比似春莼碧不殊”的嘉陵江,还有最近看过的博格达雪山下的天池,都不似赛里木湖这样的蓝。蓝得奇怪,蓝得不近情理。

初访福建

描写得很亲切#

山水对人都很亲切,很和善,迎面走来,似欲与人相就,欲把臂,欲款语,不高傲,不冷漠,不严峻。武夷属低山,游程“有惊无险”。自山麓至天游峰皆石级,走起来不累。我已经近七十,上天游峰不感到心脏有负担。

好像确实在哪里见过悬崖峭壁上有蛮多坟墓的。#

船棺不知是何代物。那时候的人是用什么办法把棺材弄到这样无路可通的悬崖绝壁的山洞里的?为什么要把死人葬在这样高的地方?这是无法解释的谜。

长城漫忆

形象!#

“三十里的莜面四十里的糕,二十里的白面饿断腰”。

翠湖心影

很有个性的人!#

图书馆的管理员是一个妙人。他没有准确的上下班时间。有时我们去得早了,他还没有来,门没有开,我们就在外面等着。他来了,谁也不理,开了门,走进阅览室,把壁上一个不走的挂钟的时针“喀拉拉”一拨,拨到八点,这就上班了,开始借书。

现在的翠湖是人满为患了。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白鹭,成片成片的白鹭,一点不怕人。飞过来吃游客撒的食物。#

我希望还我一个明爽安静的翠湖。我想这也是很多昆明人的希望。

美国短简

小时经常被骂的,作业乱写。就是鬼画符#

“鬼画符

推荐

回应
2018-01-03 07:27